咨询邮箱 咨询邮箱:584912780@qq.com 咨询热线 咨询热线:0851-6550009 微博 微信
您的位置:乘方科技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
贵州为啥要搞大数据?
发表日期:2016-04-27    文章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33岁的张醒生正在展台前努力的向观众介绍自己的产品——-一款可以提供数据分析的软件,目的是帮助政府、金融机构等客户,整理、分析、利用不同来源的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张醒生是这家数据分析公司的创始人。

       5月26日,“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暨全球大数据时代贵阳峰会”(下简称数博会)现场,当张醒生讲诉完毕,立即有观众和他交换名片。

       “这只是第一步,”张醒生说,“大数据行业还处于混沌竞争状态,处于阿里巴巴、腾*讯这些大企业可以突围外,小公司必须更加细分的去切入大数据市场,才有机会得到订单。”

       而张醒生所面对的大数据市场,自2014年以来已经在贵州省萌发——这个经济总量常年排位在全国后几位的西部省份,提出了“中国数谷”概念,希望借助大数据产业实现工业结构的快速更新。

       一个落后省份的“弯道超车”梦

       2014年,贵州省GDP录得9251.01亿元,比上年增长10.8%,经济增速位居全国第2位,且连续4年居全国前3位。但经济总量仍在全国排名靠后。

       贵州大学西部研究中心主任洪名勇告诉记者,长期以粗放的资源开采为主,缺乏现代工业结构,是贵州经济难以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

       2012年的云计算浪潮中,贵州凭借高海拔、低气温、低能耗成本等优势脱颖而出,成为了与内蒙古并列的数据中心集群地。三大运营商投资150亿在贵州建设数据中心基地。

       而在2013年北京市委常委陈刚调任贵阳市委书记后,贵阳开始借鉴中关村的发展经验,发展大数据产业。而此后大数据产业被贵州视为经济“弯道超车”的重要砝码。

       对此,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表示,如果贵州在发展工业上一味选择承接东部、中部产业转型升级,贵州的经济发展永远是最后一名。但在大数据产业上,大家都刚起步。只要贵州在不违背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的前提下,率先作出彻底的数据开放;率先进行各部门之间数据整合,创造一个好的数据环境,就存在弯道超车的可能。

       事实上,从产业结构角度观察,虽然近年增速较快,但贵州省的电子信息技术产业并不发达,其落后于临近的成渝以及西安。

       但多位受访者告诉记者,来自当地政府部门的强力推动,是贵阳大数据产业领先于全国的重要因素。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0岁的陈刚,拥有在中关村工作经验,2014年,陈刚提出借助中关村的经验和优势帮助贵阳发展大数据产业。此后,中关村和贵阳市开展了更为密切的合作,而贵州省亦把大数据当作可以实现工业结构快速更新的“一号工程”。

       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发展部资深专家周彬斌对记者称,在大数据产业上,政府所行使的并非管理职能,而是承担引导作用,对于阿里而言,贵州是全国率先开放政府数据的城市,而且尽管全国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推动大数据产业的建设,但贵州省却是第一个以全省之力推动其发展的地区,因此阿里选择帮助贵州省发展大数据产业。

       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贵阳渠道业务部部长姚明甫对记者表示,发展大数据需要三个要素,第一是天气凉爽,第二是电力充足,第三是网络基础设施完善,第四是人才优势。对于前三个方面,贵州首先具有天然的气候优势和电力成本优势,而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随着三大网络运营商的落户,也得到解决,而目前贵州发展大数据最稀缺的应该是人才资源。

       “大数据产业对于电子信息技术的产业基础要求不高,”姚明甫说,“而电力成本则是大数据成本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比如把大数据基地建在北京可能需要1块钱一度电,而贵阳只需要4毛钱。”

       贵阳市副市长王玉祥在5月27日说,2014年,贵阳大数据和信息发展的规模已经达到了663个亿,同比增长68%,占到了全省的45.4%,软件及信息收入180个亿,同比增长188.66%,通信和广电总量达到87个亿,电子信息投入总额达到96个亿。贵阳全市的互联网出省的宽带,带宽从2013年的450个G已经增长到目前的1500个G。

       培养万亿大数据市场

       在贵州省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的背后,暗藏着一个拥有万亿级别的交易市场。成立于2015年4月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即承担着数据交易的功能。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副总裁胡媛媛对记者表示:大数据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它必须要通过清洗、建模、分析、交易才能产生价值,使之成为一座巨大的金矿,让更多的人去挖掘数据,交易数据,从而产生巨大价值,可以预见,未来大数据会作为一种资产存在并将诞生一个万亿级别的交易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主要股东包括拥有国资背景的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九次方大数据公司、北京亚信数据有限公司、郑州市迅捷贸易有限公司和贵阳移动金融发展有限公司。

       在4月开始运营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其首批数据交易卖方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广东省数字广东研究院,买方为京东云平台、中金数据系统有限公司。

       记者了解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摒弃了大数据产业交易底层数据的原始概念,选择由交易所作为第三方机构对数据进行清洗与建模分析,同时为买卖双方提供一个数据结果交易的场所。而数据的范围涉及政府、医疗、交通、教育、证券等多个方面。

       同时,除了提供大数据交易外,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还提供大数据清洗建模分析服务、大数据定向采购服务、大数据平台技术开发等增值服务。

       “到目前为止,我们分别跟上海市,跟海南的海航集团,跟四川的工投集团交流,建立区域的交易中心。而政府、医疗和金融是排名前三的客户,”胡媛媛说,“此外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还会推出大数据基金,由贵阳市政府出资设立大数据产业引导基金,杠杆率为1:10,即5个亿的引导资金将撬动50亿元的社会资本。”

       但贵阳市政府金融办副主任罗佳玲提醒说,大数据发展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课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是制定标准,规范行业发展,标准问题已经越来越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目前最紧迫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大数据的征信,另一方面是大数据的资产评估。

       根据贵州省的规划,到2020年,贵州大数据产值规模达到2000亿元,相关产业产值4500亿元。但贵安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欧阳武说,大数据产业要真正在经济发展中占据一定份额,必须有7年以上的培育期,因此不要指望大数据产业很快形成规模。

       大数据运营背后的监管缺失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大数据的交易具备了合法性,公民隐私如何在数据挖掘中获得法律保护是本次数博会探讨的重要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在数博会上说,在发展大数据的同时,应该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通过法律来确定信息保护的边界,确定管理权限的边界,并且要避免立法的碎片化,要关注在大数据环境下的不同利益主体,推动梯度立法。通过立法,用技术手段去主动实现信息保护,使得信息处理过程更透明,保证用户享有真正的选择权和知情权,同时,还可以考虑采取第三方认证等柔性机制。”

       对此,贵州省副省长王江平回应称,数据开放需要顶层设计,贵阳市为此出台了数据开放的办法,并将启动贵阳市地方立法,以法律来规范数据开放的内容以及使用途径,并以此保障政府数据开放的合法性。

       而贵阳市副市长毛有碧也表示,贵阳市政府将在模式创新、开放共享和法律同步等三个领域进行探索。

       中国信息协会大数据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文金言认为,保护公民隐私,这是政府职责。政府是最大的信息收集者,公民相信政府,政府有义务保护公民信息隐私。在大数据时代来临之际,如何保护信息隐私必须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

       周汉华说,在大数据环境下,很多信息数据,原本并不是个人信息的东西在经过重新整合汇聚后,就可能使那些会变成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浮现出来。“像云计算是在云端或者哪个层面发生,你就很难判断。如果运用传统的信息保护规则,就解决不了现在新产生的问题。”周汉华说,互联网产业实现了社会资源共享,实现了社会资源盘活,实现了大量数据关联流通,但也正是在现在的产业发展背景下,数据开放与隐私保护立法才显得举足轻重。

       接近下午五点的时候,张醒生手中已经握了厚厚一叠名片,他准备在会后一一拜访潜在客户。“贵州发展大数据尽管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但是一个可期待的事情。”张醒生说。